都市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2023年最新更新】偷食异味1

作者:  来源:  日期:2023年02月01日

偷食异味(1)

夕阳西下,夜幕低垂,工作了一天,现在是该休闲的时侯了,整个黑暗的世

界,都被二种罗曼蒂克的气氛和情调所笼罩。

不论是鬧区、或是近郊、街道、巷尾、明处、暗处,都是一双双、一对对的

情侣,紧紧搂抱在一起,谈情说爱,两情缱绻,而情意绵绵。

无论他(她)俩人,谈情也好,说爱也好,是正大光明的爱侣也好,是瞒着

自己的配偶和儿女,出来「偷食异味」的「孽侣」也好。

他(她)们最终的目的!是消失在夜慕中,去到那个属于他(她)俩个人的

小天地中,追寻那短暂而兴奋激情的肉体上的享受。那男女之间至高无上的性爱

乐趣及美境!

这才是人生在世的真谛,別错过了,也別事负了这美好的享受啊!

吴志昆,现年廿六岁,大学毕业,服完预备军官役之后,现在台北市一家×

×大企业机构任职。

他的为人诚实,英俊潇洒,身材魁梧,高大健壮,风度翩翩,而神彩飞扬,

挺拔不群,称得上人中之龙的美男子,是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选择

丈失的对象」,亦是妇人心目中的「美男子」、「伟丈夫」、「饕养的小白脸对

象」。

今晚他和一位交往已多年的女朋友何丽芳小姐在青年公园谈情说爱,忽然,

发现在不远处的树荫的草地上,有两条白色的人影在晃动,为了好奇心的驱使,

吴志昆拉着丽芳的玉手,悄悄地走了过去一看。「哇塞!」原来是一对男女躺在

草地上在做爱。

那个女的几乎全裸的躺在草地上,男的则下半身光熘熘的压在女的身土。每

次那个男的用力一挺动,就会听得到女的从喉咙之间,发出一阵兴奋而低沉地呻

吟声:「哦……哦……」

二人发现这种亲热而又刺激的场面之后,何丽芳感到又羞又怕,反身就想离

,但是她的玉手,被吴志昆紧紧拉着不放,使她不能移勋脚步,耳边听到他悄

声说道:「丽芳!別走,这是难得看到的画面,多看一会儿嘛!」

丽芳也附着他耳根悄悄说道:「不要嘛!给他俩知道了,那多难为情,万一

发生什么误会,就不太好了。」

「沒关系啦!他们现在正在欲仙欲死,疯狂做爱的时刻,自顾不暇,哪有心

情去直別人在偷看呢?」说罢双手搂紧她的细腰,不让她有离开的企图。

丽芳彼他紧紧撞抱着,全身骤的发烫起来,彷彿烈火烧身似的。和他交往数

月,还是第一次被他搂抱在怀,使她那颗处女之心,不觉噗噗的跳个不停止。

在这种情况下,一来被他有力的双臂袍得不能动弹,二来她在好奇心的驱使

下,也想见识一下男女的做爱,到底是想么一回事?临到自己头上时,也好作为

参考!参考!又有何不可呢?于是顺着他的意思,二人平息静气地偷窥。

尚不知有人在偷窥的男女主角,此时是愈来愈激烈地在翻云覆雨的做爱。那

激情盪漾,火辣疯狂的场面,比看黄色录影带还要过瘾,更为刺激。

吴志昆看得心头火起,兴奋莫明,一双搂抱丽芳的手,改在她浑身上下抚摸

揉捏了起来。

丽芳正看得又惊又嘆,忘其所以时,突然被他的双手抚摸搓揉得浑身酥痒难

当,全身频频抖动起来,她必竟还是一个未经人道的处女,头一次目睹男女交欢

的镜头,精神和肉体多少也受到一点影响,再加上从志昆身上传来的男性体温,

使她陶醉在一种难以言喻地快感中,好像到了浑然忘我的境界了,情不自禁地呻

吟出声:

「志昆,你的手……別乱摸嘛!我……我浑身难受死了……你真讨厌……」

「丽方,让我俩像他们一样,欢好一次,好吗?」

「我不要在这里……万一给人家偷看到,多难为情嘛!」

「好!那我们到旅社去好了。」

「嗯!」

在一间观光旅馆的套房里,一张大沙发上相拥相抱,贴脸贴胸地坐着一对年

轻的情侣。志昆用手轻轻掠着丽芳的秀髮:

「丽芳,现在不怕有人偷看了吧!说真格的,刚才看得是真过瘾,真剌激,

妳看了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还问呢?丑死了,尤其是那个女的,赤身裸体地被別人看到,也

不怕羞耻,既然要和她的男朋友欢好,位什么不到旅社或是宾馆去,而在公园里

就……真噁心死了。」

「这妳就不懂了

,有的人喜欢在户外交欢,或者是他们互相爱抚到热情昂扬

到了极点,而忍无可忍了,干脆就地解决,连旅馆房间的费用都省了,岂不一举

两得呢!」

「哼!是我才不要呢!总而言之,无论怎样忍受不了,也不能在大庭广众,

公共场所前,做那种事嘛!多丢人啊!」

「好了,丽芳,別再一谈这个问题啦!让我来亲亲妳,不然的话,就浪费了

这个花月良宵,那多可惜啊!」

于是志昆热辣辣的吻着她的樱唇,丽芳也把香丁舌尖,伸入他的口中,二人

互相吸吮舐咬地搅缠着,他的双手也毫不客气地,一手伸进她的衣领和奶罩内,

摸揉着那一对尖翘硬挺的乳房,一手插入她的三角裤里面,摸捏她那肥凸而毛茸

茸的阴阜和肉缝。

「嘿!」想不到这个丫头还真骚呢!肉缝上面已经是湿淋淋,粘煳煳的满是

淫水。

志昆咬着她的耳朵说道:「丽芳!妳好骚好浪啊!流了还么多的浪水,将来

谁要是娶了妳做老婆的话,可真够他受的。」

「死相!讲得难听死了,什么『好骚好浪』的,你啊!真是『狗嘴里吐不出

象牙』,将来我就让你受受看。」

「哇!我的妈呀!我才不敢娶妳呢!」

「哼!你敢不娶我看看?到时候更够你好受的。」

「哎呀!我的老天爷,你为什么长得这样美艷动人,使我爱妳入骨呢!我也

祇好认命了吧!」

「那还差不多,亲哥哥,我还不是一样的爱你入骨,我是非你不嫁,这一辈

子是爱定你了。」

二人卿卿我我,情话绵绵,男的是慾火高涨,女的是春情盪漾,都难以忍受

了。志昆的的两只手飞快的要把丽芳的衣服剥个精光,她在半推半就羞怯参半的

情形下,让他脱完最后的一道防缐──三角裤,再把自己的衣裤脱光后,将她抱

到床上躺下,则半躺半坐在床沿边,先慢慢欣赏欣赏她那美艳胴体一番。

丽芳虽然风骚娇媚,但总归还是处女之身,被他脱得一丝不挂,任由他去欣

赏,使她那少女害羞的本性,发自心底而表露在脸上。她羞红着粉脸,紧闭着一

双美眸,很自然的一只玉手扪着双乳,一只玉手则按在阴户上面,娇喘唿唿,不

言不语的仰躺在床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志昆拿开她的一双玉手,尖挺饱满的乳房上面

,两粒鲜红似草莓的乳头,真

是鲜艷迷人,高高隆起好似一个小肉包的阴阜上面,长着一撮鸟黑亮丽的阴毛,

两片肥嫩的大阴唇中间,紧紧夹着一条粉红色的肉缝,肉缝的上面及阴核之下微

微露出一个小红洞,那就是女人的排尿孔,真是美妙绝伦,性感极了。

志昆活到这么大,今天不是第一次和女性真正赤身裸体的接触,虽然色情录

影带看过不少,生理上的需要是在所难免的。但是他是个洁身自爱的好青年!从

不涉足风月杨所,恐怕一旦得了性病,那就害己又害了后代子孙,对不起吴氏列

祖列宗,而成了吴氏门中不肖的罪人啦!所以他必须要在性慾冲动,冲动到忍无

可忍的情形下,只好和女朋友性交来解决生理上的满足。

但是,那总是男人和女人的爱,都会有性交,性交真的太好了,就在女人肚

子上享受快乐吧!

今夜逮到这个美娇娃,他当然要好好地欣赏她那付美艷的胴体,更要好好的

享受她那个处女小穴的滋味一番。

志昆用手抚摸看她个鲜红似草莓的奶头及尖挺的乳房,「哇塞!」那两堆滑

腻细嫩的鸡头肉,摸在手上,是又滑又嫩,不但硬挺而且弹性十足,手掌上感到

舒服极了。

他再用口合住另一粒奶头又舐、又吮、又吸、又咬的玩弄着,另一只手则伸

入她的三角地带,揉摸看她那鸟黑亮丽细长的阴毛及大阴唇。慢慢的再用手指去

掐揉她的阴核,扣挖她的阴道,他用三管齐下的方法去挑逗她的春心和淫性。

丽芳被他挑逗得是浑身阵阵酸、麻、酥、痕、痒,五味俱呈,而在不停的颤

抖,小穴里的淫水,潺潺而流出来了。」

「啊……啊……亲哥哥……你负坏死了……弄得我……我好难受……好……

好酸……好……好痒……你……你……」

丽芳活到这么大,还是处女身,也是生平第一次被异性如此的爱抚及挑逗,

再加上羞赧和紧张,当然又是舒服,又难受啦!肉缝里的淫水愈流愈多,那整个

阴户及臀沟,弄得湿淋淋,粘煳煳的。

志昆一看,还真沒想到,丽芳的性敏感度是真高,尚未经过人道,说已经骚

浪透顶了,将来一定是个淫娃荡妇,准沒错。

「哎呀……亲哥哥……你真坏……你是在那个……女人身上……学来这……

这些整人的手法……拿来对付我……我真受不了啦……亲哥哥,你饶了我吧……

別……別挖了……別……別扣了……也……也別揉了……喔……喔……」

志昆此时的心情不知有多么的亢奋,忽然想起录影带上的那些调理女人的花

招来了,他也依样照样的表演起来。于是反过身去,变成了69的姿势,拨开丽

芳的一双粉腿,低下头去,一口含着她小穴吻吮着,再用舌头舐吸,咬搅着那粒

如花生米一般大小,呈艷红色的阴核与阴腔、及尿孔。

附註:女性的尿道孔,若彼舌尖,舐到舒服时,会情不自禁的连小便都尿出

来的,尤其是初开苞的女孩子,这是经验之谈,决非乱盖的。休君若不信的话,

不妨嚐试!嚐试!便知真假,实非作者虚言。

「哎呀……我的妈呀……你……你舐得我痒死了……亲哥哥……轻……轻点

咬嘛……我那个……那个地方被你咬得……又酸……又痒……又痛的……好难受

……求求你,饶了我吧……好哥哥……別再舐……再咬了嘛……哦……哎唷……

我……我要……要尿……尿尿了……啊……难受死了……哥……」

丽芳浑身不停的颤抖,急促的娇喘着,紧跟着一股磙热的淫水直冲而出,志

昆一口一口的将它吞食下肚。

「哎呀!亲哥哥……你……你真厉害……把我的尿水都吸出来了……我……

我浑身酸麻……痒死了……啊……啊……」

志昆,听了笑道:「傻妹妹八,那不是妳尿的尿水,是妳被我舐吮得舒服爽

快了所流出来的淫水,若真是尿水,那有多臭多骚,我才不敢吞食下肚呢?」

丽芳听了,心里才明白啦!难怪和我平常在小便时的感觉大不相同。平常着

要小便时,祇感到膀胱之处脤胀的,今晚则不同,而是酸麻痕痒,集于一身。

「我怎么知道嘛!活到今天这么大,我才第一次和亲哥哥发生这种亲密关系

你还骂我是傻妹妹,我不依,我不依嘛!」

「好好好,妳不傻,妳聪明绝顶,別生气了好吗?我的亲妹妹,哥哥向妳赔

礼道歉了。好吗?」

「那还差不多,下次你再敢说,我傻,哼!就够你受的啦!」

「哇!我的妈呀!妳真厉害,以后我要是娶了妳做老婆,那就惨了,岂不是

娶了一只母老虎吗?」

「哼!活该,那你就认命了吧!我的亲哥哥、亲丈夫。」

二人在一阵打情骂俏之调情下,俱都热血沸腾,慾焰高炽,进入激情亢奋的

状态中,急需发洩心中的慾火,才能为快。

「来,亲妹妹!先用手替我套弄一下鸡巴,要弄得越硬越好,等一下和妳做

爱时,妳就更舒服愉快。」

丽芳听了,娇羞怯怯的用玉手握住他的大鹅巴,开始去套弄起来,当她一握

在手中。「哇!」好粗、好长、好硬、好烫。

「啊!亲哥哥!你的鸡巴好粗好长呀!真怕死人了。」

志昆看见她脸上那种惊慌害怕的模样,怕她打退堂鼓,不散和自己交欢,那

今晚岂不白白的浪费掉而沒戏好唱了,祇好先用言词安慰她,来稳定她惧怕的心

情。

「亲妹妹,別怕嘛!我的鸡巴虽然粗长硕大,等一下玩的时候,哥哥会慢慢

的、轻轻的,不会弄痛了我的心肝窦贝亲妹妹的。」

「嗯!你不能骗我啊!一定要轻轻的慢慢地来啊!」

「妳放一千一百个心好了,亲哥哥不会弄痛妳的。」

志昆说罢,翻身上马,分开她的粉腿,露出那毛茸茸红通的小穴来,手握粗

长壮硕大的阳具,对准她的桃源仙洞,用力一挺。

只听丽芳一声惨叫:「哎呀!我的妈呀……痛死我了……」

她的小穴被志昆的大龟头塞得满满的,好像撕裂开似的,疼痛难当,粉脸煞

白,豆大的汗珠,由额头上流下来。

她急忙用双手,抵住志昆的腰胯之间,口里叫道:「不要动……好痛呀……

我……我的小穴太小了……要被……你撑破……痛死我了……我真受不了啦……

啊……啊……」

「亲妹妹!等一会就不痛了,不会撑破的,女人的小穴有伸缩性的,不然的

话,那么大的一个婴儿,怎么能够生得出来呢?你放心好了,绝对不会撑破妳的

小穴的。」

「嗯!那你先別动……等一下你要轻一点啊……」

志昆只好依言暂时不动……一边亲吻看她的红唇,一面玩弄着她的双乳,使

她的淫性再提得高昂些。

过了一会,志昆便问道:「亲妹妹!还痛不痛?哥哥要再往里面插了。」

「现在好多了,不那么痛了……可是……哥哥要轻点……」

志昆一听用力再一挺,粗长硕大的阳具进去了三寸多。

丽芳被他这一顶,痛得又是一声惨叫:「哎呀……妹妹受不了啦……痛死我

了……」

用手急忙握住志昆露在外面的鸡巴,说道:「亲哥哥……不要了……痛死我

了……你……你的……鸡巴还有……还有这……这么长沒进去……我己经受不了

啦……若是全部都进去的话……我真的会被你搞死啦……」

「傻妹妹!妳有在电视或报纸上看过,女人被男人搞死的新阗吗?快把手放

开,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的话,以后再搞妳会更痛的。」

「真的吗?」丽芳天真的问他。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会骗妳呢!傻妹妹。」

「又叫我傻妹妹了……真恨死你啦……」

「別恨了,真的恨死了,我会心疼的,亲妹妹!把手放掉。」

于是丽芳把手放开,志昆趁她的慾手放开的那一剎那,屁股勐的用力一挺,

大鸡巴整根插到里面去了。

「哎呀……痛死我了……」丽芳又是一声惨叫。

她本能的用手伸到下体去,意欲阻挡他那勐力的攻势,但是摸得一手红红的

鲜血。惊叫道:「哥哥!我被你弄得流血了!」

「亲妹妹!那是妳的处女膜破了,所流出来的血。別怕!以后再做爱时,妳

不但不会痛了,而且会更舒服,爽快了。」

「真的?你沒骗我哇?」丽芳半信半疑的问他。

「亲妹妹,我沒骗妳,以后妳嚐到滋味就知到道了。」

志昆开始轻抽慢送,丽芳还是感到疼痛的惨叫,粉脸煞白,香汗淋淋,娇喘

唿唿,浑身发抖。

志昆一边抽送,一边问道:「亲妹妹!还痛吗?」

丽芳娇喘答道:「现在稍稍好一点……沒有刚才那么痛了……」

志昆道:「我知道,亲妹妹!等一下妳就会嚐到苦盡甘来的滋味啦!」

他一面玩弄她那一双肥满尖翘的乳房与艷红的奶头,一面欣赏着她那细皮嫩

肉、雪白娇艷的胴体,也加快了大鸡巴的抽送。

「哦……哦……哥……轻点嘛……我的子宫受不了……」

「亲妹妹!妳忍耐一下吧!等一下妳就会嚐到痛快的滋味啦!」

渐渐的丽芳脸上痛苦的表情在改变了,变成一种快感、惬意、骚浪而淫荡的

表情了。

她在一阵搐痉的快感震撼中,从花心里流出一股浪水。

「啊……亲哥哥……我……我又要……尿……尿了……」

「傻妹妹……那不是尿尿……那是妳舒服愉快得洩精啦……知道吗?妳呀!

还真骚、真浪啊……」

「哦……哦……我知道了……亲哥哥……我的子宫……被你顶得……好舒服

……痛快……也好酸……好痒啊……」

志昆看她两颊赤红,媚眼如丝,春上眉梢,一付骚浪的模样,知道她吃到了

甜头,进入高潮了。于是,便开始使劲的狠抽勐送起来,大龟头次次勐捣花心,

捣得丽芳是欲仙欲死,眸射淫光,娇喘吁吁,骚媚透顶。淫声浪语呻道:

「亲哥哥……你要……要搞死妹妹了……我真受不了……啦……妹妹小穴里

面……被你顶得是又痛……又胀……又酸……又痒……又麻的,真不是个什么滋

味……亲哥哥……你用力把我搞死算了……妹妹就是给操死在……哥哥的大鸡巴

下……也是心甘情愿的……我要亲哥哥给妹妹更舒服……更痛快些……好吗……

我的亲哥哥……亲丈夫……」

「亲妹妹!妳要更舒服……更痛快的可以……但是……妳若受不了的话可不

许妳求饶,而扫了我的兴緻,那样会降低做爱的情趣啦!」

「可以!可以

!妹妹绝不会求饶而降低哥哥兴緻的。」

「好!那妳就接招吧!」

志昆得意的一笑,挺动臀部,好似狂风暴雨般,疾起直落,一阵强攻勐打,

房间里好似地动山摇的一般,震入心弦。

丽芳被他抽插得咬牙瞪眼,粉头乱摇,腰臀扭摆,双腿飞舞,香汗淋淋,娇

喘吁吁,唿吸急促。

「啊……亲哥……我不行了……我又要尿……尿了……啊……不是尿……尿

……是……是要洩精了……亲哥……亲丈夫……」